鲲鹏文学网 > 医品狂少 > 1829 变脸
    感慨归感慨,温霞即然这么痛快,阳顶天也不能怂了,他一个翻身就上了垫子,身子一扑,把温霞压在了身下。  温霞忙伸手推他:“你先告诉我你的秘密。”  “你看着。”  阳顶天微微一笑,脸慢慢变形。  之所以慢,是想让温霞看清楚。  他不想闹得太灵异,但即然暴露了,也无所谓。  温霞看着他的脸慢慢变形,竟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惊得目瞪口呆:“你……你这是……”  “变脸。”阳顶天动了一下嘴唇:“这才是我的本象,因为你会成为我的女人,所以我让你看到我的本象。”  “这是怎么变出来的。”温霞又惊又喜,又多少有一丝畏惧:“你这不是功夫吧,而是象……”  “西游记看过没有?”  “当然看过。”温霞点头:“小时候爷爷就跟我说过,后来我自己也看过。”  “西游记里,孙猴子有七十二变,你不知道吗?”  “你有七十二变?”温霞忍不住惊叫出声。  “那没有。”阳顶天摇头:“我可没有孙大圣的本事,只是举个例子而已。”  “那你有多少变?”不愧是干律师的,穷追不舍。  “可以变脸,然后。”阳顶天笑:“可以变大变小。”  压着这样的一个美人,自然就有了反应,温霞当然也察觉到了,脸一红,更加诱人。  阳顶天忍不住,俯唇吻下。  温霞一肚子的疑问,但阳顶天吻下来,施展手段,温霞很快就沦陷了。  海滩上的谷青青和小叶袖子则看傻了。  失事处离着海滩有四五百米,但阳顶天他们划水找人,找的范围比较广,这会儿离着海滩就不过三百来米,而且这晚上月光特别好,海面又如一块大镜子,反射着光线,所以谷青青和小叶袖子就看得很清楚。  “呀,他们这是做什么呀。”  小叶袖子捂着嘴巴。  谷青青先也有些疑惑,仔细看了一会儿,确认没错,不由得啐了一声:“这个混蛋。”  “宋君还真是个浪漫的人呢?”小叶袖子则是咯咯的笑,她看一眼谷青青道:“谷小姐,你和宋君是夫妻吗?”  “不是。”不知如何,看阳顶天跟温霞突然就亲热了,谷青青心里竟然有几分酸意:“我是他老板,他是我公司员工。”  “这样啊。”小叶袖子发出日式的惊叹:“宋君很厉害的呢。”  “这家伙。”谷青青哼了一声,眼光却始终不肯转开。  阳顶天其实知道谷青青她们在旁观,不过他无所谓,自从认识焦离孟后,他心态甚至都给带歪了,反而更起劲。  直到温霞实在受不住了求饶,阳顶天这才放过她。  温霞歇了好半天才缓过劲,心中的好奇心却并没有缓解,问道:“你是修真者吗?”  一开口才发现,嗓子竟然嘶哑了。  “你不会还看网络小说吧?”阳顶天好奇。  “我看过一点。”温霞点头又摇头:“我可能是受爷爷的影响,小时候喜欢看西游水浒还有武侠的,不过现在那些网络小说其实就是游戏,打怪得宝升级,永远一个套路,我看得少,但修真我是知道的。”  说着眼光亮晶晶的看着阳顶天:“你是修真者吗?”  “算是吧。”  即然温霞成了自己女人,阳顶天也就不瞒了:“我本名阳顶天,中国人。”  “阳顶天。”温霞微微凝眉。  “怎么了?”阳顶天问。  “这个名字有些熟。”  她脑子好,仔细一想就记了起来:“对了,是金大侠的倚天屠龙记,里面魔教的教主叫阳顶天,因为夫人给跟元昆偷情,他听到了,走火入魔……呀。”  她说着笑了起来:“你这是真名还是假名啊,怎么叫这个名字。”  “是真名。”  阳顶天叹气:“我老爸取的,也不知他当时怎么想的,就给我取了这么个名,我也没问。”  他自己看杂书,金大侠的书自然都看过,不过一直也不当回事,小时候没感觉,长大了,偶尔有人开玩笑,可那会儿他光棍一条,老婆都没有,也无所谓。  至于现在,那更不当回事了,他真正看重的女人,即便身体没有陪着,灵体也几乎夜夜相召的,不可能做对不起他的事情。  象卢燕燕喃,马晶晶凌紫衣,肖媚,越芊芊,庞七七塔娜,这些女人,眼里除了他,根本不把其他男人看在眼里。  以肖媚为例,她不喜欢的男子,想要她正眼看一眼,那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阳顶天以前可是深深领教过的,至于现在的肖媚,那更不用说。  这些女人,阳顶天是完全不担心的,尤其是在他有了玄灵戒,可以召摄灵体之后。  至于其她不怎么看重的,例如赵小美她们,阳顶天根本不把她们当成自己的女人,只是偶尔玩玩而已,她们想怎么样,阳顶天根本不在乎——她们本就是别人的女人啊。  温霞笑了一下:“那你修的是什么功法啊,是不是可以飞剑杀人什么的?”  好奇心还真强。  阳顶天看着她笑了一下。  虽然秘密暴露了,不过阳顶天还是不想露得太多,因为哪怕是庞七七,知道的也不是特别多,真正知道得较多的,只有一个紫箫。  “远了不行,近一点可以。”  但完全不露一点也不行。  阳顶天想了一下:“你看。”  他说着,手一张,不远处的海面上,有一个酒瓶子,并浮半沉的漂在那里,隔得有十多米远。  阳顶天手这么一张,那酒瓶子倏一下飞起来,直接飞到他手里。  “呀。”温霞惊喜的掩着自己嘴巴:“这是武侠小说里的隔空摄物吗。”  “算是吧。”阳顶天笑了一下,看着酒瓶子:“这好象就是我们先前喝过的那一款哦,口味一般。”  他拨掉塞子,自己喝了一口,递给温霞:“来一口。”  “我要先漱口。”温霞接过酒,嗔了阳顶天一眼:“坏人。”  阳顶天呵呵笑:“其实不必,我跟你说,我那可是好东西,大补哦。”  “真的假的?”温霞半信半疑。  “肯定真的啊。”阳顶天笑:“至少美容效果一流,不信你试几天看。”  “要是不灵,我咬死你。”温霞咬着小银牙娇嗔。